东北煤矿留守父母的一顿晚饭,烙的大油饼,后院揪的茄子钮给酱了

[复制链接]
资讯发布 发表于 2019-11-10 18: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傍晚,二姨发来微信问我嘎哈呢,我发个图过去:“刚散步返来,晚上喝的大米粥,稀溜溜,铺上榨菜往肚里籀……二姨你嘎哈呢?下晚饭吃了么?”我故意学我姥说话,下晚儿……二姨说:“做好了,立刻吃,这会儿我宰大屋欣赏我的花呢……”

咔,发来一张吊兰的照片,我一瞅长得真繁茂,出院后,一位客人送了我两大盆吊兰,结果不知生了啥病,从中间开始秃顶,逐步就剩一圈叶子,打眼一瞅跟沙僧的脑袋似的……二姨说:“哎呀,你喝的粥啊,俺俩本日这饭但是豪华呀,你瞅的嗷,我给你拍7……”

大闸蟹……矮油,规格挺高,六月黄之后的连续,这会儿的螃蟹个头不大,但黄挺满,二姨的最爱……我看你还做啥了?不能光嗦了螃蟹吧?

哎呀,我是有小螃蟹就行,给你二姨夫烙的油饼,大油饼,一个锅烙一大张,一个葱花的,一个糖的,没整多,这玩意儿剩了就干巴不好吃了,熥也不是,回锅烙也费事……

我一瞅这饼,顿时一肚子大米粥往上反酸,急需进食一张大油饼……盯着照片,我脑补了这大饼外头香脆的嘎嘎儿,饼芯儿柔软Q弹,葱花的芯儿是微咸的,至少起三层,糖饼则被掺了面粉的胶状糖馅儿整张霸占,只有姥姥和二姨才有如许恰到好处的烙饼技术,不,也许别人也有,但是不是出自二姨手,我吃一张就能分辨,不行就再来一张……

“害整了个烧茄子,俺家平房后院地里的小茄子钮儿,一瞅佝偻八翘儿嘚,煎煎做烧茄子正好……还往里搁了一勺大酱,把烧茄子和酱茄子给嫁接到一块堆儿了……”这细致的描述果然把我馋虫搁了起来了,咔咔往下咽吐沫,暗自决定来日诰日我也酱烧茄子……

你们看,这大油饼要是夹点儿黏糊糊油汪汪的烧茄子,再搁根儿大葱,卷起来,那么一咬,咔嚓一声脆响之后的咀嚼,那得多香啊……在湖边生活的我对那螃蟹没有半点艳羡,这边多得是,我只馋其他的家乡饭菜。

“二姨,你看没瞥见有网友老夸你好看漂亮,你不出镜老以为缺点儿啥……”“看着了,这帮孩子咋这么逗呢,还惦记看看二姨,哎呀,整天宰家头不梳脸不洗的都拿不脱手了,不样银笑话啊!你等会儿我让你二姨夫给我拍嗷,完了你发……”

哈哈哈哈哈……

一边嗑螃蟹,俺们一边唠嗑,我说我想吃那饼,二姨就不厌其烦地又教我一边咋和面,咋烙……其实这已经是她至少第20遍教学了,我因为懒病不停没治好迟迟不架锅,哈哈,真是亲二姨,她也不嫌弃我眼高手低,就这么一遍遍地教,估计我二姨夫都学会了……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725988254740382219/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