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分享】] 美地方法院裁定医改法无效奥巴马政府将提起上诉g5gio2jj

[复制链接]
erbian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中的母校
   

  

  梦中的母校

  ——孤苇

  

  

  在外漂泊了许多年,许多往事已渐渐淡忘,然而昨晚母校却直直地闯入我的梦里,搅乱我自以为早已平静的心。梦中的母校依然是红砖青瓦,依然是绿树鲜花,依然躲藏在无边的黄色菜花里斜檐飞翘,和我当初离开时一模一样。

  离开故乡已有二十多年,脑海中每次回忆起故乡都还是当初的样子,梦里的校园还是一如从前,幼时的往事随着记忆逐渐明朗起来,象春天的花,一朵一朵开满我的记忆。

  母校座落在野外一片油菜地里,远远地离开村落。每到清晨或黄昏,清越的铃声便和着炊烟袅袅地洒满整个村庄。校园很小,矮矮几排砖房,便围成了一个院子,院子里栽着几颗梧桐,老师说梧桐是种生长力极强、长得特快的树,希望同学们能够都像梧桐树一样,早早地成才,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长成一颗参天大树。老师的话语还依然在耳畔回绕,我却有愧于老师的期待,忽忽几十年一事无成,想必那几颗梧桐现在一定是枝繁叶茂、不能一抱了吧。院子的正中有一个花圃,那是同学与老师们共同努力的结果,记得那是春天,老师说,“我们在校园中做个花圃吧”,我们顿时欢呼起来,中午一放学大家便奔上山去,各自采摘了许多最美丽的花,当我们满怀期待地等老师检阅时,老师却笑了,“傻孩子,花没有根怎么成活呢?正如人,没有思想是不行的啊!”后来花圃建成了,但老师的话却一直深深留在了我的心底。

  院子的一角有一个小小的竹园,我最喜欢在雨后的时候,蹲在竹园边,凝神看雨滴从竹叶上滑落的过程,那么绿的颜色,那么清纯的水滴,每次都能照亮我幼稚的眼神。看着水珠在叶间流着,滚动着,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班上有同学可以拿竹叶放到口里吹,发出如鸟般的声音,很是好听。老师却喜欢拿他们做教鞭,常常落到我们的头上,手上,脆生生的疼,许多同学恨死了这片竹林,常常密谋把他们悄悄铲除,但说归说,谁都不敢去动,但直到毕业,竹林依然茂盛地立在那儿,随风飘舞,不曾有一根损伤。

  那时的男孩与女孩是不能说话的,说了一定会遭到大家的耻笑,所以一下课男孩与女孩照例是分为两个阵营,男孩子们打弹子、拍画片,女孩子们跳皮筋、踢毽子。上课时桌上一定有一根清晰的三八线,邻座的小女孩很害羞,讲话细细的,说话都会脸红,但极讲原则,从也不肯对我多说一句半句话,对我不小心越过三八线的行动总会给予猛烈回击,多少年之北京白癜风哪里好后,每当谈及此事时,总会不禁相顾而笑。

  一天中最喜欢的是早晨,老师说,教室里光钱不好,看不清书,加上早晨的空气最好,有助于记忆,应该到外面去读书,于是我们一下子便布满校园,叽叽喳喳地,如一群小麻雀般,有的直着喉咙干吼,有的默默地不发一声。等读得累了,小男孩乘机从树叶草丛间抓来一两只小虫,放在女孩的头上或夹在书里,惹得女孩子花容失色,阵阵惊呼,他们在一边哈哈大笑。老师看到了,照例有一顿训斥,有时举起教鞭吓唬两下,但自己也常常不禁微笑起来。

  听说校园早就拆了,现在盖起了一栋漂亮的楼房,孩子们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读书,再也不用跑到外面读书了,但我却深深地怀念那些日子。拿出像册,端详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看着无边油菜花簇拥着的校园,一份愁怅悄然升起:母校,我到哪里再去寻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