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灭门知县"真的存在吗

[复制链接]
资讯发布 发表于 前天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

在我国明清时期,实行的中央集权制度,统统以皇权、君权为尊。中央以高度集中的权利方式掌控整个国家,但若要八面见光也是力不从心。

所以在各个地方、各个辖区还会有专门的地方官举行管理,且实行的是本籍回避制度,也就是说不能在自己的老家当辖区管理,以求公正。

在当时,这些地方官又被老百姓们称之为"父母官",就是百姓们希望官员可以或许像父母对待孩子一样平常对待当地住民。

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地方官作为当地几乎可以一手遮天的职位存在。

人们在其位就很难只谋其政,利欲私心无时不刻不在勾引他们犯罪,严重一点说,百姓的性命都被他们捏在手里。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

1、 州县官的本职工作

在古代,州县官相称于我们如今的地级市、县级市的市长、县长,作为第一审级,他们也是直面百姓的第一级别的当局官员。

在我们如今的一些影视作品中,常把县官戏称为"七品芝麻官",但是要知道古代官阶分为九品,每品有正、从之分,共十八级,从八品起,相称于我们如今的科级干部。

就是在普通人看来是个官,但在从政者眼中啥也不是的知事通判之类的佐官。也就是说,七品知县虽然是个芝麻官,但也是正堂正印,权利不小的行政官员。

在已往,朝廷六部的统统政令都需要下到达县里,再举行颁布、实行,不管县令的官多大,至少在这里县里。

他就是掌管统统的老大,这个范围内的统统案件都需要先颠末州县的审理,再举行上报。明代规定:"军民词讼,皆须自下而上陈告。若越本管官司,辄赴称诉者,笞五十,止免罪。"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

清代规定:"军民人等遇有冤抑之事,应先赴州县衙门具控。若越本管官司,辄赴上司称诉者,笞五十。"

从古至今,越级上报都是很敏感的事变,就算是在普通的职场里,越级也是一件足以丢掉工作的事变。

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极少有人越级申冤,因为你一旦越级,就需要先受刑,等你挨过刑罚且个人举动运动力自若,方能继承上诉。

司法审判是县官最基本、最重要的职能,受理案件时,仅对户婚田土钱债类案件及轻微刑事案件有权结案,别的徒罪以上案件均需解送上司衙门复审。

也就是说,除了普通民事纠纷及轻微结果的刑事案件,其他案件县官全都要上报,不得私下结案。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

且他们的案件都是有记载在册的,每个月上交一次工作汇报。从这里看,县官的权利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大,他们更像是解决家长里短的村委会主任,而不具有对百姓的生杀大权。

2、 "灭门知县"真的存在吗

明清时期的州县官,作为朝廷当局面临百姓的第一级别的父母官,辖管百姓事件,理当备受敬重。

然而民间却 另有"灭门知县"的说法。但这里的时间出现错误,"灭门知县"就算真的存在,那也已经是清晚期时候的事变了。

在《大清律例》中,按照案件的正常审理程序,罪犯从被捕到处决需要极长的审理流程,且州县官是没有权利对其处以极刑的。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

然而由于清晚期,民间战乱频生,朝廷渐渐将权利下放。当时平静天国运动影响过大,为了更加快速地解决叛民,州县官拥有了当场处决的权利。

咸丰五年(1855)四月,香山知县擒获洪兵首领吴万刚、钟成绩就立刻处决,"贼党四百余枷毙之"。在平时州县官固然没有权利这么做,但在战乱时期,当局需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弹压兵变,清除陈迹,就此开了州县官的方便之门。

权利一旦下放,要收回就很难了。光绪元年(1874),御史邓庆麟奏请将死刑终审权收回朝廷,但广东巡抚张兆栋复奏,同意停止对诱拐出洋罪犯"当场正法"。

但对盗犯"请仍照当场正法章程办理"。也就是说,仍旧保存其手中部分的死刑权利,但是州县官对于当地的权利包罗过于全面。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

要将一个人打成盗犯根本不是难事,法外酷刑更是在遮掩下反复发生。

同治时期,县官杜凤治就对原本情节不重、罪不至死的偷窃犯施以极刑,这个极刑为"钉人架子",历代文籍中从无记载,谁也不知道是杜凤治自创还是学习得来的。

这样的极刑架子自杜凤治刚上任就下令添置的,其手法之熟稔,态度之常见也足以证明当时州县官们明面之下的潜规则究竟有多少,"灭门知县"不再是说说而已。

3、 当场正法是当局失败的恶果

在我国史籍记载中,州县官的权利不过尔尔,生杀大权始终把握在皇权手中,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从清代当局放宽底层官员权利的那一刻,就滋生了他们对权利的欲望,从无笞刑实权到可以方便行事,再到法外酷刑屡禁不止。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

这都是开放权利的失败恶果,而这样的恶果却要由百姓来担当。

清晚期当局统治不妥,导致民不聊生、民怨四起,义军突起让朝廷紧急感加强,为了包管权利犹在,朝廷当局放开了手中的生杀大权。

别说当场正法了,就算施以极刑也不过是州县官稍稍遮掩就能盖已往的事变,因为清晚期的法外酷刑在清朝的官方档案、文籍中是很难找到的。

这就足以见到当时的暗中与官官相护,明面上的粉饰平静是他们所特长的,失败不过是时运不济,怪天怪地也不会怪到自己头上。

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明清时期

"当场正法"是清当局政策失败的效果,法外酷刑则是被反馈到百姓上的恶果,这统统都源于他们对生命的轻蔑与无知。

这样的事变发生不是一句欺上瞒下可以概括的,而是整个朝廷的失败导致的,当权利大于能力时,必将滋生恶念。

参考文献:

《大清律例》

《香山县乡土志》

文/南宫钦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872285969534419464/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