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穷山沟后代成家难 全村人陆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复制链接]
资讯发布 发表于 2020-9-14 19: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一条坎坷的石子路与溪流拧成了麻花,在密林中曲折回转,一次涉水、两次趟河、三次过沟……就这样,石子路与溪水反复缠绕十三次,眼前的溪水中出现了一群欢乐的鸭鹅。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不远处的大山旁,一座土石结构的民宅出现在眼前,显得格外孤单。这就是被影友们称之为“无人区”的小汤沟村,也是方园几十里范围内存数不多的烟火。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王玉俭和老伴蒋淑荣是这座老宅的主人,是他们在支撑着这个小汤沟村的存在,让“无人区”这个称呼还挂着引号。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四五十年前,本溪县草河掌镇小汤沟村住着十来户人家,村民多是在附近林场伐木的工人,有着不低的收入,大家过着妥当日子。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可是孩子们一天天长大,题目也跟着来了,住在这个山沟里交通极其不便,孩子上学不方便不说,找对象更是困难,为了这个题目,一家接一家的搬出了这个“穷山沟”,小汤沟村也渐渐变得冷清。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房子一间间的空了出来,荒废的老宅在岁月的面前渐渐成为残檐断壁。几年前,这些东倒西歪的房子被拆除,成堆的瓦砾被茂盛的植被所覆盖,隐没在大山之间。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目前,王玉俭和老伴蒋淑荣是这个村里仅存的一户,他们老两口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村民。几十年前,同样是因为孩子成家题目搬出了这个山沟,在外生存了几十年后,他俩再次搬回了这里,成为这个村唯一留守的村民。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之以是再次回到这里,是因为孩子在这里搭建了几十个野蜂巢,老两口一是故土难离,二是有了给孩子看守蜂巢的营生。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王玉俭一边用黄菠萝树皮缝制着蜂帽一边说:“习惯了,电视放在那边也不怎么看,这样的慢节奏生存挺好的。”老两口看守的蜂巢险些不消怎么维护,只要看住分窝的蜜蜂别跑掉就行,有分窝的就建一个新巢,把它们引入新巢即可。每年深秋十月打开一次蜂巢取一次蜂蜜就完成了一年的维护工作。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老两口过着自给自足的生存,村里的电已经没有了,他们就购买了太阳能,吃菜自己种,养鸡鸭鹅办理蛋肉题目。这样生存不仅充实,给孩子看守蜂巢也是他们在这里住下去的最好理由。老两口的孩子每周都会骑着摩托车进山来,还会带来一些日用品。由于这里没有信号,以是老两口险些过着与世隔绝的生存。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如果年头好,一窝蜜蜂能劳绩蜂蜜二十来斤,如果年头不好,也就收十来斤。一斤野蜂蜜目前在市场上的价格是二百多元钱吧!”蒋淑荣说道。

住穷山沟子女成家难 全村人连续搬走 今仅剩一户留守

走进这座有着四五十年房龄的老宅,木栅隔板、报纸糊墙、黑地皮面……这一切让我们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唯一没被当今期间甩得太远的便是那台已成摆设的电视机。房门的房檐下,一只褪色的“看门猴”随风摇来晃去,如钟摆般记录着这个村落的岁月。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842850102575366659/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