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复制链接]
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CSSCI中文焦点期刊

《文化纵横》2019年12月新刊上市

可在“文化纵横”微店订阅


✪ 杨成 | 上外洋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

《文化纵横》微信:whzh_21bcr


【导读】1月15日,俄罗斯当局全体辞职震动全球。消息公布不久,总统普京立即宣布新总理人选。外界分析以为,这表明此一权利瓜代策划已久,也意味着新的安排将进一步稳固普京的强人政治地位。在这个新的权利布局中,普京面对哪些老问题和新挑战?本文作者重新审阅俄罗斯强人政治背后的历史发源,回顾梅德韦杰夫当局面对的困境怎样导致本日的重组,并延伸讨论了一个长期问题:俄罗斯在政治强人普京的持续执政中会迎来暗夜,照旧会重新崛起为俄罗斯人念兹在兹的全球大国?作者指出,普京4.0期间至少面对四重挑战:一是俄罗斯政权瓜代的问题怎样办理;二是在“2024问题”配景下,怎样确保普京体制的稳固性;三是俄罗斯经济怎样走出低增长无发展的困境;四是如那里理好与西方世界的关系,构建一个有利于俄罗斯发展的外部环境。假如不能妥善办理好这些问题,俄罗斯政治的稳固性、发展的可持续性以及国际身份认同中的东西方悖论等根本问题,在2024年后说不定会以较为剧烈的方式表现出来。文章原载《文化纵横》2018年第8期,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普京与俄罗斯政治:新周期的旧问题?


自古至今,对于任何国家的政治与当局来说,没有什么政治功能以及与之匹配的制度安排比向导人更为重要。正是他们在事实上订定着所在国家内政交际的大政方针,从而在相当程度上内在地决定了本国的发展路径。作为政治家,可以大概拥有富足的政治权威、得到相对自主和独立的执政空间是每个向导人孜孜以求的目的。换言之,强人政治和政治强人本就是一体两面。


新世纪以来,强人政治和政治强人作为话语、叙事以及征象出现的频率显着增加,乃至有学者以为世界政治正在进入强人政治的新期间。这此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大概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相较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急和新一轮欧盟复合型危急后涌现的一批以民粹口号为包装、以保护主义为内核的政治强人,2018年3月18日再次顺遂高票当选为俄罗斯总统的普京无疑是新时期强人政治的神话。仅居高不下的民意支持一项,就足以让认识了民主政治运行逻辑的西方向导人满怀倾慕、嫉妒但又无法恨的复杂情绪。


但对普京而言,第四任总统任期的序幕刚刚拉开,2024年任期才竣事的他已经注定是上个世纪以来继斯大林之后执政时间最长的俄国向导人。那么,普京的政治新周期到底是怎样发生的?未来它又将出现怎样的基本面貌?俄罗斯在普京的长期执政中得到了哪些历史性机遇?俄罗斯在政治强人普京的持续统治中会迎来“至暗时刻”,照旧重新崛起为俄罗斯人念兹在兹的全球大国?当我们探讨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的发展情境时,这些问题都应被反复审阅。


▍俄罗斯强人政治的历史传统传承与现实制度安排


偏好强势及有个性的向导人是俄罗斯政治文化的一大特色。这一传统贯穿于整个莫斯科公国及帝俄时期,绝对君主制与东正教相得益彰,后者有别于夸大个人、自由和民主的西方基督教文明,更多夸大任务感、责任感,这导致指称法律与力量的“沙皇”一词连同其背后的强人政治逻辑代代传承


1917年的“十月革命”砸碎了帝国主义链条上最薄弱的环节,并从此开始了影响全人类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行,但这并不妨碍政治强人崇拜和强人政治逻辑从历史的深处渗出进苏维埃的政治基因中。在1924年列宁去世后,斯大林借助总书记的身份颠末几番政治权利斗争,终极建立了苏共无可争议的绝对向导地位。政治强人斯大林的强人政治一直延续到1953年去世为止,总共将近三十年。


随后,赫鲁晓夫依赖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公开驳倒,建立起新的政治周期,集体向导原则重新得到确认,但在现实操纵中赫鲁晓夫又不可克制地滑向了新一轮政治强人的历史建构进程中,直至1964年10月被党内力量予以罢免。赫鲁晓夫出局后,苏共曾实行以书面形式防止强人政治的再现,但随着“三驾马车”中勃列日涅夫的权威日增,苏联政治终极照旧回到了历史的路径依赖之中。


安德罗波夫和切尔年科短期过渡后,戈尔巴乔夫以改革派身份接过显着僵化、老化的苏联政治马车。在履历多次实行体制内改革但都未能取得准期成效后,戈尔巴乔夫将话语目的更多转向了民众,试图利用社会底层的支持取得改革、重修社会主义的合法性。历史节奏出现了惊人的重复,但同样青睐强人政治的戈尔巴乔夫未能真正变成政治强人,终极葬送了苏联和苏共。


苏联崩溃后,俄罗斯开始在叶利钦团队的带领下接纳制度移植的路径,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从威权到民主、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新一轮当代化转型。但这一复杂程度不下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过程,恰恰是以民主的名义而以强人政治的实质予以推进的。由此,俄罗斯强人政治的传统和现实政治中的超等总统制等制度安排构成了严密的耦合关系。


1993年12月12日,叶利钦赢得了至关重要的府院之争的政治胜利,他所主张的以总统为绝对优先的宪法制度计划得到了全民公决的支持。在公民投票之前,叶利钦携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转型中积累起来的领袖群伦的群众底子,呼吁俄罗斯民众支持他的宪政法案。这一段演讲说出了强人政治的制度安排对叶利钦这个政治强人的紧迫性和重要性:


我并不否认在宪法草案中总统权利的确非常可观,但是你们还想看到什么呢?这是一个沙皇和领主们长期统治的国家,一个团体利益没有得到充分发展的国家,一个上述利益的代言人没有清楚界定的国家,一个正式的政党才刚刚诞生的国家,一个纪律性不强、人们漠视法律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你们能仅仅依赖或主要依赖议会吗?假如是这样,那么用不了半年,假如不是更快的话,人们就必要一个独裁者。我敢包管,可以找到这样一个独裁者,而且很有大概就在同一个议会里⋯⋯这不是一个关于叶利钦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于人民的问题。人民必要一个官员,他可以对人民提出的要求做出复兴⋯⋯(在新宪法中)俄罗斯总统必要富足的权利使之可以大概改革这个国家。

终极,当时的俄罗斯民众选择了信托叶利钦,也就意味着叶利钦有关强人政治的焦点论据得到了绝对的认可。


美国哈佛大学戴维斯欧亚研究中央前主任、闻名的叶利钦问题研究专家柯尔顿(T. Colton)教授曾指出,按照1993年宪法第135条规定,宪法最焦点的第1、2、9章的条款可以被修正的条件是建立“宪法大会”、三分之二多数附和或诉诸全民公决。但俄罗斯法律上关于宪法大会的构成和任务却没做任何规定。宪法第136条规定了议会有权以有效多数票(国家杜马的2/3和联邦委员会的3/4)通过一项联邦宪政法案,提议对宪法第3章到第9章举行修改。但除了必须总统签署该法案,还必要俄罗斯近100个选区的2/3票的答应方能生效。这样一来,上述两项宪法条款所赋予的可修正空间更多是虚拟情境而非现实。


叶利钦煞费苦心计划的高度复杂的宪法修正模式,确保了在整个90年代的杂乱时期赋予其合法权利来源的国家根本大法不受撼动,从而在事实上确保了俄罗斯总统的绝对权利和强势地位。即便是俄联邦共产党一度成为国家杜马(议会下院)第一大党,但在1993年宪法的框架内,在叶利钦的支持率每况愈下的环境下也未能成功弹劾这位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期间俄罗斯转型政治中内生的分裂和极化状态,导致反对派无从挑战以超等总统制为内核的俄罗斯政治制度。直到2008年,93宪法连一个标点都没有被改动过,而其计划者叶利钦此时已经告别俄罗斯政坛整整9年。


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和叶利钦类似,普京同样选择了强人政治的发展路径,虽然其话语和叶利钦已经形成了较大的区别。普京在某种程度上是极为荣幸的,这不但在于他得到了叶利钦在关键时刻的信托和提拔,还在于整个90年代叶利钦给俄罗斯带来的劫难性结果让他可以容易地建立起属于他的强人政治的根基。在即将接过叶利钦的班、出任代总统的前夕,普京在俄罗斯《独立报》发表了厥后被普遍视为其执政头脑焦点的要文《千年之交的俄罗斯》,其主要头脑可以概括如下:俄罗斯注定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任何二流、三流国家的地位对俄罗斯而言都是屈辱;而强大的国家一定必要强有力的向导人来掌舵,否则就有大概陷入发展困境。


普京在论及国家作用时反复夸大:

“俄罗斯即使会成为美国或英国的翻版,也不会马上做到这一点,在那两个国家里自由主义价值观有着深刻的历史传统。而在我国,国家及其体制和机构在人民生存中一直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有着强大权利的国家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事,不是一件要去反对的事,恰恰相反,它是秩序的源头和保障,是任何厘革的倡导者和主要推动力。”

这样一来,叶利钦所倡导的、被当时民意普遍支持的、基于强人政治考量的超等总统制,终极在始于2000年并至少延伸至2024年的“长普京期间”得到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力。


2000-2012:普京式强人政治怎样成为大概?


在西方传统政治理论看来,普京这种政治强人的长期执政很不科学。正常的规律似乎应该是:假如当权者可以持续给民众提供良好福利,民众在其治下生存得富足幸福,进而对未来有更好、更高预期的话,选民的投票会倾向于现政权。西方的精英和媒体的主流意见险些把普京的强人政治视为俄罗斯的万恶之源,也因此对俄罗斯总统大选的有效性经常布满质疑。但严格意义上来说,普京参加的2000年、2004年、2012年三次总统选举的过程恰恰符合传统选举政治中的经典假设,即社会经济形势越好,老百姓对政治家越信托,得到胜选的大概性越高;反之亦然。


2000年总统大选,普京是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的。与垂老迈矣、后期更多是病夫治国的叶利钦相比,普京代表了阳光、康健和希望。整个90年代,俄罗斯经济环境都很糟糕,转型之痛让民众深感忍受之苦。普京的横空出世刚好赶上比较好的时间节点。1998年金融危急之后,俄罗斯经济触底反弹,由于卢布大幅贬值,俄罗斯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反而上升了,再加上油价徐徐走高的有利的国际行情,增长变得不再是梦想。而第二次车臣战争又把普京推向了民族英雄的高度。以是,2000年普京首次参选拿到了68%和52.9%的投票率和得票率,无疑符合传统的选举政治逻辑。


到了2004年,俄罗斯经济形势越来越好,社会安定,90年代的杂乱噩梦为有序发展的现实所替代。这一时间段也是普京执政18年来经济形势最好的时期,发展速度最快的时期,以及老百姓的盼望值最高的时期。当时每年年初俄罗斯民意调查机构都有一个民意调查,扣问受访者的未来预期。绝大多数俄罗斯民众那时候都感觉良好,以为自己下一年的可支配收入会进一步增加。基于这一预期,俄罗斯老百姓开始扩大消费乃至提前消费,这又变成了新的经济增长源。就这样,普京的政治威望开始巩固、提拔、再巩固、再提拔,成为民众心目中俄国历史上最成功的向导人之一。2004年俄适龄选民的投票率和普京赢得总统的得票率分别为64.39%和71.31%,这充分证明了普京“经济发展换政治支持”这一权利公式的有效性。


2008年,普京避而不消独联体其他国家向导人常见的、遭到西方诟病的通过修改宪法来长期执政模式,而是推举时任总理的梅德韦杰夫上台做总统,自己转任总理。这一手“王车易位”的方式在形式上突破了俄罗斯政治传统,但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了普京在俄罗斯政治中的绝对权威。在1993年宪法框架内,总统相对于别的权利机构无可挑战的绝对多数权利决定了总理的重要性不高。以是,苏联崩溃后叶利钦和普京选任的总理险些都是技术官僚,是克林姆林宫战略和政策的执行者。


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在这一意义上,梅德韦杰夫并不破例。尽管他不是一个政治新人,但其即便不是完全没有独立性,其权利也是较为有限的。按照俄罗斯的民意调查,在民众信托的政治机制中,总理的信托度通常很低。但即便云云,普京一支持,梅德韦杰夫就顺遂当选,乃至得票率也高出了70%。换言之,普京是将民众对自己的政治信托兑换成了梅德韦杰夫70.28%的得票率。


2012年,普京再度出山,第三次竞选总统大位。俄罗斯宪法确实规定总统只能连任两届,但也没有明白规定禁止隔断一段时间后再次参选并当选。在肯定程度上,普京利用了俄罗斯根本大法上的一个瑕疵,并引起了西方的猛烈批评,外部压力不小。关键的问题还在于,2008年以后俄罗斯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当西欧经受次贷危急和金融危急的风暴冲击时,普京曾以为俄罗斯是风暴中清静的港湾。但他没想到话音落下不久,俄罗斯就卷入了风暴,且从此经济发展乏力,乃至在2014年乌克兰危急发作前就被经济学家批评有增长无发展。以是,2012年那次总统选举,一方面,普京只要参选就能当选是没有疑问的,西方即便对俄罗斯的民主布满了偏见和质疑,在这个问题上也早就有了和普京团队一样的结论。但另外一方面,可否赢得更体面对克里姆林宫具有重要的战略与价值,西方的批评和质疑恰恰是在这个层面上。


根据俄罗斯官方统计,2012年俄总统大选的投票率和普京的得票率分别为 65.34%和63.60%,不能算不高,但和2004年和2008年相比颇有不如。而西方则倾向于以为这些数据都有肯定的水分,并提出了两个方面的质疑:


第一,部门地域的数据过于异常。84个联邦主体中,至少有5个地域的数据在西方看来存在问题。车臣近100%的支持率,怎么看怎么不科学。究竟这是一个曾经造过反、闹个独立,且至今事实上更是独立王国的联邦主体。在西方看来,车臣等地云云心向普京自己就是最大的疑问。凡是普京得票率在90%-95%的地域,按照西方的选举政治逻辑都应是被质疑和挑战的对象。


第二,普京疑似动用了手段做票。当然,这不是说完全造假,但西方很多分析家坚持以为克里姆林宫用了很多行政手段作为杠杆来塑造选民投票倾向及行为。此中,他们以为最值得关注的是民意调查的政治化运用。抽样调查有一套方法,西方主要质疑的是像全俄罗斯舆情研究中央这些亲当局的民意调查机构的数据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实可信的,而独立调查机构发展环境的变化似乎也给了这种猜疑论者口实。西方研究者猜疑,俄罗斯亲克里姆林宫的民意调查机构经事后苏联时期的长期运作,已经把握了选举控制的政治技术,熟稔何时、何地释放何种民意数据,以引导民意、引导投票行为。根据西方学者的评估,大概普京的现实得票率靠近但不到50%,按规定不外半数就要举行第二轮选举;而只要举行第二轮,对普京来说就会是失败,哪怕第二轮普京照旧能拿下。


无论这一说法的可信度怎样,我们无法否认的是,2012年俄罗斯总统选举中的投票率和得票率与普京四年总理任内的经济形势有相当的正相干性。2008年之后的俄罗斯经济增长放缓,部门消解了此前八年普京积累的人气、威望,也导致了2012年相比于2008年他力推梅德韦杰夫做总统时选情下降的现实。以上是普京执政18年的政治-经济逻辑。


2018-2024:俄罗斯强人政治的新周期


克里姆林宫对2018年总统大选的重要性有清醒认识,选前也曾经做了一个双70%的预案,即投票率和得票率都要夺取高出70%。因为这是普京第四次冲击总统宝座,假如把他从2008年到2012年名义上担任总理但现实上仍是俄罗斯权利最高统治者的时间也算上,加上这一次显然也会顺遂当选,那么普京将执掌俄罗斯权利体制长达24年。未来6年,普京必须要有富足的合法性、合法性,以是克里姆林宫的政治技术专家们就设定了上述两个70%的目的。这也是罗致了2016年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选举的教训。那一次杜马选举的投票率只有47.8%,首都莫斯科只有戋戋35%。俄罗斯社会似乎出现了一个“缄默沉静的多数”,这也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作为普京执政支柱之一的“统一俄罗斯党”这一权利党的合法性。在体制内反对派和体制外反对派对克里姆林宫努力支持的“统一俄罗斯党”不构成任何实质性挑战的环境下,选民的审美疲劳导致了上述尴尬结果。对于克里姆林宫而言,假如本次总统大选重复2016年国家杜马选举的状态,那结果将是劫难性的。


与普京前三次总统竞选差别,俄罗斯当下整体的发展环境不容乐观,这对实现双70%的目的极其倒霉。2014年乌克兰危急之后,在西方制裁、油气等国际大宗商品代价下行和自己经济的布局性毛病这三重因素的同时作用下,俄罗斯经济进入了亘古未有的低迷期。最近几年来,只有2017年俄罗斯经济实现了正增长,以至于普京在当年年底的记者招待会上不等提问就几次如饥似渴地想自动谈经济向好的态势。现实上,俄罗斯经济去年一年增长率不敷2%,和世界主要经济大国和新兴经济体相比没有任何速度和规模优势。受这样的增速以及整体受制裁等因素拖累,俄罗斯人的生存水准近几年不停下降。


问题在于,以往几次总统选举都有一个经济发展态势和政治支持程度的正相干性,而这一次民众的基本预期是接下来6年内俄罗斯将面对比2012年更为复杂的国内国际环境,经济上要打高增长翻身仗的大概性同样比较低。那么,为什么普京在2018年的总统大选中得到云云高的得票率?为什么俄罗斯选民不管经济社会形势怎样变幻依然对普京这么不离不弃,存亡相依?


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其实,关键的节点就是2014年乌克兰危急。这场至今仍看不到办理希望的地缘政治危急,其在内政层面上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普京借此终极生成了他作为一个全能型向导人的无可争议的脚色和地位。以前普京及其团队必要去有意识地构建、营造这样的形象,全世界经常看到普京隔一段时间就有“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式的秀肌肉、秀才艺的种种场景 。这自己就是强人政治不可或缺的形象构建部门,彼时彼刻的普京也必要这样的偶像崇拜,以得到更多、更长期的执政资源。


但乌克兰危急之后,这种需求变得不再那么重要。2018年总统大选,普京一如既往地不屑和其他的候选人举行同台电视辩说。最光显的对比是,普京这次居然没有任何正式的竞选纲领。2012年他好歹还在报纸上发表7篇长文,专门来宣讲自己在政治、经济、社会、交际等问题上的基本态度和理念。这一次,这种通例动作都没有了。2017年底的记者招待会和推迟了几个月才在2018年3月1日举行的国情咨文发表,变相地成了普京叙述自己政纲的平台。但和以往相比,这一次普京对于未来执政愿景的表达似乎不敷体系,也少有奇怪话语。相反,倒是跻出身界经济五强这样的发展目的被再次当作焦点指数推出,其实,这一目的在2007年即被提出,2012年已经被利用过,且按当前发展态势几无大概实现。


普京本年以创纪录的高票赢得第四次总统大选的胜利,克里米亚效应体现得淋漓尽致。此前18年内以经济发展换取政治支持的普京权利公式开始被经济和政治分离的规则替代。在某种程度上,普京已经完成了执政合法性来源的转换,收回克里米亚使嵌入俄罗斯政治传统的领袖评估和认知模式重新发挥作用,使得他可以无需过多倚赖经济因素。


俄罗斯评价政治强人成功得失的传统尺度对这一政经分离征象提供了公道解释。作为军事强国,俄罗斯器重国土问题,这是衡量向导人执政程度诸多影响因子中最关键的一个。苏联崩溃后,俄罗斯多次针对历史上本国向导人的评价方面睁开调查;从调查结果看,凡是曾经有过开疆拓土之功的俄国向导人排名都比较高,凡是导致俄罗斯大国地位受损的向导人得到的认可都比较低。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大帝、斯大林以及当下的普京是前者的标志性人物,列宁、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则归于后者序列。


普京对俄罗斯民众这种布局化的经典认知显然了如指掌,并且充分利用由此衍生的政治文化传统为自己的合法性提供养分。一份有意推迟、为大选服务的国情咨文,其总长近两个小时,普京花了42分钟大谈特谈俄罗斯在军事范畴的各种杀手锏,但只花了12分钟左右的时间直接来讲经济和工业。从时间分配可以看出,普京想要传递给民众的首先是一个拥有杀手锏的大国形象,这一遵照俄罗斯传统政治逻辑的话语对俄罗斯人有极强的感染力。对他们来讲,国家的强大比个人的日子过得好欠好更重要。


基于同样的来由,普京近年来在担当国内外的访谈中,经常夸大2008年8月8日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五日战争”以及2014年的乌克兰危急后的克里米亚“回归”的决定,是他一个人做的。普京清醒地认识到,这些关乎国运的巨大关键节点是塑造他长期执政的合法性的关键所在,可以提供远高于经济发展的政绩支持。


以是,2014年乌克兰危急之后,在把克里米亚“收回”俄罗斯版图的那一刻起,普京就自动得到了一个可以与斯大林、彼得大帝这样一些在历史上被称为“大帝式”的人物共同的、乃至有过之的神话式合法性。这毫无疑问是2018俄总统大选普京的最大的支持来源。


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即刻起预订2020年《文化纵横》杂志,可获赠文化纵横电子刊6个月VIP权限,免费畅读、畅听全部已出版的杂志,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强人政治的老问题可否办理?


普京在2018年总统大选中无可争议地胜出,意味着俄罗斯政治进入了“长普京期间”的新周期,但困扰俄罗斯发展的那些老问题依旧存在。


第一,俄罗斯政权瓜代的问题怎样办理。2008年,梅德韦杰夫代表普京取得总统大位后,即推动了普京一直克制的宪法修正,将下一次开始的总统任期从4年改为6年,相当于为普京长期执政提供了一个宪法支持。2024年,普京的第二个连选连任的总统任期即将竣事。届时72岁的普京似乎很难重启“王车易位”程序,和梅德韦杰夫再次互换脚色,然后在78岁时开始第三个连选连任的总统长周期,直至90岁彻底退出俄罗斯政坛。


换言之,当普京在2024年竣事本轮总统任期时,俄罗斯政治权利的延续或断裂将成为克里姆林宫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假如整个俄罗斯执政精英团队要求普京继续掌舵,那么,修改总统最多连任两次的宪法规定恐怕在所不免。另外一种大概的情境是,普京当局将不得不效仿此前很多独联体国家向导人通过全民公决延长总统任期的做法,尽管克里姆林宫迄今为止都不想利用这种注定会引起西方猛烈批评的手段。当然,顺理成章地直接退出俄罗斯政坛,大概形式上退出、继续事实上掌控或部门掌控也是一种可以担当的方式。但无论怎样,“2024问题”或将持续存在于普京4.0的整个周期,俄罗斯走向何方这个历史性命题仍将存续并表现出新的期间特征。


第二,在“2024问题”贯穿整个新周期的环境下,怎样确保普京体制的稳固性。近年来,克里姆林宫开始启动精英更替的政治工程,一部门曾经在普京团队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老近卫军”慢慢淡出政治舞台,“新近卫军”交班上岗的态势已经形成。新团队中部门人属于政治新人,但更多的照旧在克里姆林宫序列中慢慢成长起来的成熟技术官僚,以及一部门子承父业的二代精英。新旧精英的渐进式转换同样意味着寻租利益团体的局部调解,也一定带来肯定范围内的利益重组。由于权利-产权共占同构的传统政商关系布局在普京期间同样发挥着作用,普京的知己和朋侪在差别战略财产内都拥有富足的话语和现实权利。被批评界称为普京政治局2.0版及与之匹配的更大范围内的政治-经济精英组合的更新升级,一定带来安抚旧精英和稳住新精英的双重任务。


对于克里姆林宫而言,尽大概地淘汰新旧转换大概带来的局部动荡,重新分配内部的资源和红利,以及最大限度地创造获胜集合,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最大的政治。换言之,普京在未来6年执政可否做到稳稳当当,与可否用较低资源维持整个执政团队的内部连合有密切关联性。因此,做大侧近人士及更广泛意义上的分利团体的红利蛋糕,为各路精英提供新的分利机制,使普京体制的稳固性得以增强,成为了一定选项。


第三,俄罗斯经济怎样走出有(低)增长无发展的困境。2017年,俄罗斯经济虽然徐徐摆脱了国际大宗商品行情持续走低、西方主导的精确制裁压力增高的负面影响,终于走出“零/负增长陷阱”,但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从此告别了被部门经济学家批评为“有增长无发展”的旧模式。历史遗留的过于依赖石油、天然气等资源类商品且不停固化的“俄罗斯病”远未办理,本轮GDP增长似乎仍然是国际油价回暖的产物,而并非经济布局调解到位的结果。自乌克兰危急以来,俄罗斯被迫实行进口替代战略并得到了部门的成功,但其在很多范畴进展并不快意。为了应对可以预见的养老金等福利基金的巨大空缺,克里姆林宫不得不依托在议会的优势权利布局,强行通过延长退休年事的相干法案,这对俄罗斯经济的长期影响尚需观察。更关键的是,新一轮技术革掷中俄罗斯的比较优势正在不停削弱,传统的支持GDP增长的国防订货,其作用随着军事预算总量的下调,大概将不再特别显着。总的趋势是,俄罗斯经济在短期内几无大概重归普京头两个总统任期内的高速增长,低速增长的大趋势很难修正。


普京可以突破经济发展换取政治支持的经典逻辑,赢得2018年总统大选,但这绝不意味着经济发展在新政治周期内失去了意义。毫无疑问,假如能推动俄罗斯经济在未来6年内重返强劲或可持续增长的轨道,势将必要更踏实的民众满意度和支持度,这对普京妥善办理“2024问题”都将有极大裨益。俄罗斯部门精英近期开始用购买力平价来计量俄罗斯GDP在全球的排名,这似乎表明,克里姆林宫对利用现实汇率计价的GDP冲进世界五强已不抱希望,这在事实上表明经济问题的政治性在普京新的强人政治周期内依然具有重要的指标意义。


第四,如那里理好与西方世界的关系,构建一个有利于自身发展的国际和地域环境。乌克兰危急布局性地改变了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也使得自暗斗竣事以来履历过多次周期循环并经常下降的国家间关系屡创新低。普京曾经的助理、也被公认是普京意识形态范畴的操盘手——苏尔科夫前一段时间乃至发出俄罗斯注定百年孤独的感慨。迄今为止,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现出猛烈的改善对俄关系的愿望,但美俄两国国内彼此促进的反俄/反美与排俄/排美的思潮及政治力量,依然在猛烈地影响和塑造着两国关系议程。俄美关系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正常化并得到富足的发展动力,仍有较多的不确定因素。而自视为规范性权利的欧盟,受制于内部高度复杂的决定模式,其对俄政策仍建立在战略疑虑的底子之上,在乌克兰危急没有得到富足的缓解前,全面松绑欧俄关系的大概性不大。


问题的悖论在于,对于大国地位的追求已经被镌刻到俄罗斯的民族基因上。普京在叶利钦转交总统权利的前一天于《独立报》发表的长文就警示俄罗斯几个世纪以来首次有沦为二流乃至三流国家的风险。俄罗斯学术界和决定圈都以为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持续恶化的根源在于,俄罗斯没有被西方视为同等伙伴而更多被当作小跟班、依附者,以及由此所带来的民族屈辱感。俄罗斯的战略关切是否可以随着西方更多将竞争焦点转向中国而得到部门满意,至少在普京强人政治的新周期内仍具有较多的不确定性。


小结


整体而言,广袤无垠的空间及附属于其上的丰厚资源储藏,既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倾慕、嫉妒但又无法恨的俄罗斯的比较优势,又是俄罗斯快乐并痛着,且难以跳脱地影响其发展路径的比较劣势的根源所在。俄罗斯政治强人和强人政治赖以生存的泥土和发展空间都植根于此。普京以绝对的优势和差别于前三次总统大选获胜的逻辑赢得了2018年总统大选,标志着俄罗斯在其治下的强人政治新周期。马基雅维利在其《君主论》一书中曾指出,向导者对事件发展的影响不但取决于其本人的主观才华,而且受运气所给予他们的难以测度的偶然因素以及客观机遇的制约。对普京及其执政团队而言,这似乎意味着,假如不能妥善办理好影响俄罗斯长期发展的一些老问题,俄罗斯政治的稳固性、发展的可持续性以及国际身份认同中的东西方悖论等经典问题,在2024年后说不定会以较为剧烈的方式表现出来。


本文原载《文化纵横》2018年第8期,原题为“普京与俄罗斯政治:新周期的旧问题?”,篇幅所限,内容有所编删。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联系删除。欢迎个人分享,媒体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


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打赏不设上限, 支持文化重修

长按下方二维码打赏

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克里姆林宫之变:这一次,普京能突破四重包围吗?| 文化纵横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782409852690891267/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