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冒死装回2壶,回国受连嘉奖

[复制链接]
资讯发布 发表于 2020-7-1 16: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50军150师448团特务连战士李昌茂

注:本文为《突围之战》之二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本文作者:50军150师448团特务连战士李昌茂

1979年3月1日凌晨,我所在的50军150师448团通过铁路运送,到达广西宁明县。

(三)进攻:当听说要公布撤军,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有些失望

3月4日下午17点,当我们听说来日诰日中国要公布撤军的消息后,不但高兴不起来,反而还有些失望。由于我们从内地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来到前线,不去打仗,体面上似乎有点过不去。

就在我们全连官兵正在议论撤军的时候,3月5日下午,我连突然接到上级下令:为了掩护大队伍退却,我们将走出国门,到越南高平省配合友邻队伍实行清剿任务。于是,我们又赶快将小包袱等非作战物资会合统一存放。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出发前,连队给我们发放了用于中弹时自救的抢救包,还有子弹、压缩饼干、3斤大米、食盐和净水片,并自备了饮用水等。还统一换上了得当山地作战的高腰防刺解放鞋(有的叫它钢板鞋,重0.88公斤)。我们求战心切,士气高昂。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高腰防刺解放鞋,被称为“钢板鞋”,着实鞋底并没有钢板,作者至今生存齐备

当我准备好要带到战场的其它东西后,就将司务长发给我的“伤病员暂时供给卡”放在本身战士服的上衣荷包内扣好。在越南作战期间,我从来没有打开过,直到返国后才把它拿出来,当宝贝一样与各类吊唁品生存起来。这是我从越南带返来的唯一的参战证实了,至今仍生存齐备。别看这一张小小的纸卡片,上次去广西友谊关还取代了50元钱的门票哩。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3月6日上午9时,连队紧急聚集的军号声突然响起,连长非常严肃地公布下令:“同道们!我们即将开赴越南前线,我们为祖国流血断送的时候到了,祖国磨练我们的时候到了,祖国看着我们杀敌立功,人民看着我们保卫家园!”

连长的话,使得刚刚才授予番号为53360队伍80分队(这是参战队伍暂时番号)的官兵立刻即惊呆了!氛围非常地克制、非常地沉重,官兵仿佛像雷击一样,呆呆地站在农家院坝里,久久说不出话来。尽管我们在集训的时候,大家有许多“苦算什么,死算什么,为了国家而死是无上光荣的”的豪言壮语,但是此刻大家的心情仍然非常的克制、非常的沉闷。

此时,大家已经明白眼前无法克制的战争与不可改变的事实,生理渐渐归于平静。大家想“反正都是一死,与其悲悲戚戚地死,不如轰轰烈烈地死”。想到这些,大家坦然了。当全体官兵铿锵有力的“果断完成任务,不负人民重托!果断打击对头,维护国土完整”的回答声响彻乡村的时候,向导禁不住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上午10时整,一辆辆军用卡车早已披满伪装,停在明江飞机场旁的公路边,各排在清点人数后,按照下令统一登上了卡车,马不停蹄地奔向战场——越南。当晚8点45分,我团作为150师的先头队伍,率先越过疆域线——水口关大桥,官兵们穿着总后制发的七七式新式戎衣,与陆续班师返国的友军逆向前进,非常引人注目,也让我们倍感自豪。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1979年3月6日上午,广西宁明县群众欢送150师出国作战时的景象(50军宣传处)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水口关现景

给我们排开车的,是一位个子很高清瘦帅气的老兵,在我的眼里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他招呼着我们上车,车厢里顿时弥漫着战争的气息。我们的车队是从广西龙州县水口关出国的。出国后就强烈地感受到战争的暴虐,到处都是被枪炮摧毁的构筑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味,分不清是死人的还是死畜生的,就像整个大气层都被污染了。看着汽军行驶的方向,个别胆小的新兵脸色越来越难看,身子微微颤抖着。说实话,上前线我们有两怕:一怕做俘虏;二怕受伤致残。但并不怕死。

3月7日,在开赴越南的行军途中,我军的各式军车、坦克、装甲车到处可见。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在越南,车厢颠簸得更锋利了,山路又湿又滑。天黑之后,驾驶员们由于怕开大灯袒露目标,都从前车的尾灯当目标,跟着红尾灯跑。如果前车开下公路,反面的车也会跟着滚下山。老天保佑,那天夜里没有失事,我们排所乘的汽车只滑到沟里一次。

第二天上午,我们听说到达越南高平省会了,大家都好奇地站起来四处观望,整个高平省会90%以上的房屋都被我军炮弹击毁。在前进的路上,路边遗留的迹象无不反映着战争暴虐的一面。尤其是我们的坦克,有些掉进了路边悬崖,有的被击毁在路边,还有的已被大火烧毁,余烟袅袅中,我看见路边有一个战友整个身材被烧得只剩下有水分的肚子未烧尽,别的的部位完全认不出人形了……

中午1点过钟,我们到达了高平省的西南部那找地区。由于我们前进的蹊径被越军炸坏,军车无法行驶,我们只好步行开进,当晚在途中露宿。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作者(50军150师448团特务连战士李昌茂)在广西前线的留影

3月8日,我们继承步行向前开进。大约在上午11点过,首长叫我们原地苏息一会,叫炊事班把早饭煮给大伙吃了之后再继承前进。出乎意料的,大约才半个多小时后,也许是上千人的举措轰动了对头,零散的炮弹向我们飞来,炮火爆炸后的浓烟升得很高。大部分连队都还没有吃完早饭,而我们特务连更是一口饭也没来得及吃,由于炊事班还没有把饭煮好,团长立即下令全团前进,准备战斗。

连长下令炊事班把饭抬走,送到战士身边。不消问,我们连命都保不住,哪有心思用饭。也正是由于没有吃上那已到口边的早饭,我们连队司务长入党问题就成了无言的了局,直到我退伍时也未能解决。就这样,我们在越南整整待了十天十夜,只有第二天吃了一餐大米饭,别的时间多数吃干粮(压缩饼干)。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下午3点多,我们在越南高平以南40余公里的班英南地区正面与对头相遇,此时枪炮声雷鸣,战斗正式打响,首长下令我们迅速霸占高地。就在这时,不知是胆怯还是真的中暑?和我一个战斗小组的冯中华(江苏人)突然晕倒在地。

的确,前几天才断送的战友和军马占据了整个公路(战后证实是41军接粮队100多人遇敌袭击),前面的队伍正在打扫战场,局面惨不忍睹。加之越南北方白天二三十度的高温,人、马尸体已开始腐烂,散发出的腥臭味让人闻到就恶心呕吐,我们不得不戴上防毒面具。于是,连长下令我班4人帮晕倒在地的冯中华拿随身物品,4人把他抬走。

我的妈呀!他怎么会是我们班的?我们抬着他还能打仗吗?嘴上固然不敢讲,但心田的确是这样想的。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这个越南妇女当年作为民兵班长,直接参与了袭击我军的战斗】(41军361团吴顾问摄于2018年)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进入阵地后,我们团构造一边派人放哨、一边掉臂疲惫地挖工事(猫耳洞),修筑掩体。由于天气较热,大伙都把随身携带的水壶里的水喝干了,班长叫我背着全班9个水壶去找水。说真的,我其时很不想去,由于我这一去不一定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但作为军人,必须果断实行下令。

于是,我就背着全班9个水壶下山,往高平方向走,去探求水源。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仍未找到取水的地方。在途中,随时听到、见到对头零散的炮弹从我们上空呼啸而过,多数不以为然。突然,几发迫击炮弹从林中擦肩而来,尽管是第一次亲历战场,但凭人的本能,估计炮弹离我很近,就在这要命的紧急时刻,我以闪电般的速度扑倒在公路后边的沟底。

“轰隆……轰隆隆……”几发炮弹落到离我几米远的公路上面,炮弹爆炸后掀起的泥土纷纷落到了我的身上。随后,我掉臂一切地往回跑,由于此时9个水壶满是空的,跑的时候水壶之间肯定会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无意中袒露了目标,因而遭到了其他队伍官兵和民兵们的非难,有的以致对我破口痛骂,由于其时我想实时返回连队,拿起武器到场战斗,加之又是我的错,以是只好忍气吞声,继承埋头拼命往回跑。当我刚跑到团指挥部下面,对头的枪炮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剧烈地向我们打来。就在这时,前线一下子抬了20多个伤员和尸体下来,静静地放在我的旁边,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么多受伤和断送的战友。我想着一小时前都还活着的战友们,泪水禁不住地流了出来。也正是从这一刻起,我终生不再把死放在心上。真正的男子就是这样,看着本身旦夕相处的兄弟在身边倒下,纵然再胆小的人,也会红眼!于是,大家胸中只有一个动机:死活也要和越军拼到底,打!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就在我们潜伏的同时,我无意间发现一块大石下在滴岩浆水,我本能地用水壶接上,大约接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接了两壶。天渐渐黑了下来,身后的那座大山除了炮声以外,也渐渐地什么都看不见了。于是,我立即向山上走去,探求我的连队。刚走到团指挥部,干部们正在订定天黑之前的冲锋作战筹划,我也借此机会在此苏息了一下,并认真听取团部的作战方案。

天快黑的时候,我在山顶上终于找到了我们连队。我至今记得特别清晰,当我见到排长后的第一句话就问:“排长(郑世彬,重庆人,现任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调研员),你捡到我枪没有?”

他说:“枪!你几个小时都没返来,大家都以为你断送了,已经上交连队了。对头炮火这么锋利,你还打什么水?”

我说:“差一点被炮弹炸了,好不容易打了两水壶。”

排长说:“返来了就好,两壶水不到关键时刻任何人不能喝,快去挖猫耳洞,防止晚上对头炮击。”厥后,就因此事,我返国后受到了连队的嘉奖。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在3月9日至10日的战斗中,我们团固然断送了上百人,但仍然创造了不错的战绩。特别是在3月9日那天,2营5连在攻打班英南3号高地的战斗中,由于指挥果断,战术机动,打得勇猛,仅27分钟就攻占了该高地及其背侧突出部,全歼守敌,并连续击退敌3次反扑,共毙敌54名,胜利完成了战斗任务。战后,2排和1排分别记了团体二等功和三等功,四排战士闵中友荣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其战斗颠末是:9日18时35分,2排在我炮火掩护下,各班成疏开队形瓜代掩护从2号高地向3号高地跃进,仅8分钟就进至敌前沿,迅速霸占了打击出发阵地。18点45分我炮火开始延伸,剧烈地压制3号高田主峰,82无后坐力炮立即摧毁敌火力点3个,2排趁势发起打击。这时掩体内的对头乱作一团。冲在前面的6班长一面令机枪压制壕内残存之敌,一面构造部分同道向敌第一道战壕内投弹,并利用手榴弹的爆炸结果,一举突入敌第一道战壕。4班在打击中发现敌火力点,班长立即令机枪掩护,采取侧翼迂回,立即消灭了敌两个火力点。继6班之后,4班突入敌第一道战壕。5班在扑灭了鞍部附近之敌后,迅速突入第一道战壕,并向北卷击。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当2排准备发起打击时,连指挥部发现3排走错了方向,立即令一排利用有利地形,迅速前出,进入战斗。1班接近敌前沿时发现有4个对头正在架机枪霸占射击位置,班长迅速令二组、机枪组霸占有利地形,先敌开火,将其全部击毙,缴获班用机枪一挺,冲锋枪2支。

2排突入第一道战壕后,在向敌第二道战壕打击时,敌炮火开始向我拦阻射击。6班长、5班长相继负伤,但他们仍对峙战斗。当快接近敌主阵地时,又遭敌重机枪火力压制,6班长令全班向敌战壕内投弹,但因坡陡未奏效。

此时4班渴望顺遂,以进至6班左侧,该班机枪手徐孝泉见此环境,奋掉臂身,由左侧向敌后运动,在距敌十米处,突然跃起,一个点射将敌击毙,保障了6班迅速前进。据此环境,2排长果断调解部署,令4班居高临下向南卷击对头,6班向西开展进攻,5班原定方向不变,4班在5、6班配合下,首先突入敌主阵地,该班战士闵中友机动利用地形,以手榴弹和抵近射击,在邻兵配合下连续消灭敌3个火力点,毙敌4名。5班、6班冲向山顶后,遭敌4号高地火力压制,副连长一面令5班压制敌火力,一面呼唤炮火。这时已攻占3号高地北侧突出部的1排1班,见2排被火力压制,班长主动用火力吸引4号高地敌火力,并指挥火箭筒手瞄准射击,3发3中,迅速摧毁敌火力点3个。4班随后从高地西部顶端向下实验攻击。于晚上7点零2分2排在1排配合下,全歼了3号高地之敌,副连长令各班迅速加修工事,准备抗敌反扑。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在3月10日的战斗中,我们贵州省开阳县冯三区的王定昌就断送在班英南以南的3号高地。如果他还活着,一定会获得“董存瑞式”的战斗英雄。由于他其时在我们150师450团3营9蝉联班爆破手(450团在出国作战期间不停与我团并肩战斗)。他们连队在攻打3号高地时,遭敌一座潜伏的暗堡猛猛火力的封锁。我团受阻于开阔地带,2班、4班接连两次对暗堡爆破均未成功。

于是,王定昌挺身而出,向连长请战:“连长,我是团员,请答应我去!”他毅然抱起炸药包,冲向暗堡,第一次将炸药包放入越军暗堡后被越军扔了出来;由于没有成功,他第二次用爆破筒也成功投入越军暗堡,但还是被越军扔了出来;此时,王定昌仍不心甘,又举行第三次进攻,但这次就没前两次那么容易了,王定昌还未跑到暗堡前,就被越军罪行的子弹击中头部,倒在了越南的红地皮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他年仅21岁。后被追记三等功,追认为党员。

班长派我背9个水壶找水,搏命装回2壶,返国受连嘉奖

王定昌义士

(未完待续)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817966992352346635/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