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复制链接]

作者:忘情

印度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主。1962年对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前,印度的自大心膨胀。反击战后,印军虽消停了一会儿,但从1963年起,又故态复萌了。到1965年9月,为给处在战役劣势中的巴基斯坦以战略增援,我军严正警告印度,限期3天内拆除非法侵入我境的据点,撤出非法入侵的武士,否则必遭武力清除。

见中国要动真格了,印度立刻怂了。还未等我反击队伍就位,印军就赶紧鞋底抹油开溜。不过到了1966年以后,由于当时我国进入特别年代,印度觉得中方无力西顾,又嚣张地开始实行“进步政策”了。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印军嚣张到啥地步?他们不但在边境架起高音喇叭,朝中方一侧喊话寻衅,而且从1967年开始,又派兵霸占了边境线上的前沿阵地。此中,在战略职位非常紧张的乃堆拉山口,印军第17山地师部属的第112旅,竟然在距我军哨卡11米处建工事,各种寻衅活动险些天天有,甚至朝我境内放枪的事也家常便饭。

到1967年9月,印军112旅前沿队伍,竟然将他们设置的铁丝网向中方一侧推进,隔几天看中方没啥实质性反应,又派人继续前推铁丝网。驻守于此的11师31团本着“不打第一枪、不自动惹事”的原则,与之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却被印军以为是“软弱可欺”。印方非但没有所收敛,反而更加张狂。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9月7日,又一次越境前推铁丝网的60余名印军,用刺刀刺破了我31团2营6连一班长张代元的脸。张代元大喝一声,用手中的枪拨开了印军的刺刀。旁边两位我军兵士见状,立刻来了个突刺,将2名仍在纠缠张代元班长的印军手臂刺伤。印军虽然人多势众,但见中国士兵云云勇悍,遂悻悻而去。

这一天的对峙,印军并未能讨得任何自制。但是,既然见了血,这性子就不一样了。北京接到边防队伍陈诉后,立刻作出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和“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绝不示弱,绝不吃亏”的批示。31团据此立刻作了反击部署。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印军士兵对我方地形举行勘察

9月11日7时30分,印军112旅又派出约110人的1个连,由一个中校营长带队,在99、101、102号阵地火力掩护下,企图将其设置在我军1、2号阵地前的铁丝网,再次向我方纵深推移。这拨人抬着铁丝网,兵分南北两路向我军1、2号阵地逼近。

7时44分,入侵印军已接近我1、2号阵地正面及其南侧。他们对我军的反复警告置若罔闻,继续我行我素。在前沿负责指挥的31团副团长武斌,已经预感到当天辩论大概会严重升级,遂下令2营6连3排和机枪2连1排,立刻霸占1号阵地,2营4连1、2排进入2号阵地盛食厉兵。稍后,他又令张代元带着他的6连1班,去增援2号阵地前沿。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8时左右,中印两军在我1、2号阵地前沿,发生了械斗。在1号阵地,入侵印军与我执勤哨兵扭打过程中,妄图仗着人多“抓俘虏”。眼见我军一位没啥履历的新兵士落了单,机枪2连连长李彦成冲出工事,拔起一根铁丝网桩,抡倒了2名印军,救回了那位新兵士。在2号阵地,张代元在打斗中一脚踢倒了一名印军少校。那家伙爬起来后立刻带头开枪,并指挥队伍向我军阵地发起冲击。

印军少校这一枪,于8时07分打响。险些与此同时,在我1号阵地前的印军,对李彦成连长实施集火射击的同时,还扔我军投掷了手榴弹。李彦成连长不幸断送,尚有6位兵士差别水平地负了伤。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既然衅自彼开,那我军也不客气了,守在2号阵地上的2营4连1、2排和张代元班火力全开。张代元的搭档,副班长王俊喜在战斗中左臂中弹,没法再托枪了,但他忍着剧痛,用右臂将56式冲锋枪挟持在右腰部实施概略射击,一梭子扫已往,就地击毙了那个率先开枪的印军少校,让这股印军顿时成了“无头苍蝇”。当发现印军99号阵地上出现了机枪增援火力后,2号阵地上的我军立刻对实在施压制射击。

守在1号阵地上的我军,不但以剧烈火力对当面之敌实施打击,为伤亡的战友们报仇,而且还会合了6具56式火箭筒,一连敲掉了印军100号阵地上的7个工事。我军2门82迫击炮随后对印军100号阵地实施压制射击。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失去了增援火力的入侵印军,于8时12分开始溃乱,我军用剧烈火力“一路欢送”。其间,我前沿观察所共观测到印军拖回本国境内,以及遗留在我国境内的尸体共计57具之多。

此战,中印两边投入兵力大体相当于1个连,印军仅顶了5分钟左右就被击败,着实令两边都深感意外。假如将印军这个连的死伤者加起来,可以以为被歼大半,已经不复有战斗力了。

大发雷霆的印军前线指挥官,于8时15分令印军炮兵第17旅开炮报复。我亚东前指立刻令配属的炮兵308团榴炮3营,以及31团团属75毫米无后坐力炮连、迫击炮2连,对印军10个炮兵阵地,接纳会合上风火力,一次会合打击1个阵地的方法,狠狠教训了印度炮兵。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此次炮战,从9月11日8时15分一直一连到14日15时,终极以印度炮兵的认怂而告终。在长达78小时45分钟的时间里,我军炮兵共计发射各种炮弹45890发,共计压制敌炮兵阵地8个,观察所2个,指挥所2个,粉碎敌工事23处,击毁汽车2辆。

在炮战过程中,我军涌现出诸多可歌可泣的豪杰人物。由于指挥所和炮兵阵地间的电话线经常被印军炮火炸继,因此我军不得不消人力通讯这种原始方式保证炮战指挥的顺畅。炮2连通讯员庄世文在传达下令途中,腹部被横飞的弹片划开,他忍痛将外流的肠子塞回腹中,一路艰巨地爬到炮兵阵地,准确地传达了指挥部的下令。因病在后方休息的炮2连副班长李典智,抱病背着3发迫击炮弹增援前沿,路上不幸中弹断送。炮2连连长余俊荣、副连长白恒兴、译电员黄安福均负伤后不喊不叫,静静自行包扎伤口后,继续在各自岗位上坚持战斗。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1967年乃堆拉之战,我方将印军遗弃在我境内的尸体、武器弹药移交印方,要求印方代表具名,印方却托故不具名,想赖账】

9月15日,印度通过交际渠道,要求派人入境运回遗弃在中国境内的印军尸体和遗物。对于这种既能大挫印军军威,又能在国际上揭批印度企图掩盖事件真相的好事,我方天然欣然应允。31团又像1962年那样,早早地将印军遗弃在我境内的尸体、武器弹药会合清点,整理成册。时任11师师长的王巨全、师副政委的魏光中,也于9月16日一早赶到乃堆拉山口坐镇,指挥移交工作。

原来,我方关照印方,务必于北京时间16日12时派人到山口办理移交手续。可是,不知守时守信为何物的印军,直到当天下战书14时30分仍没派人赴约。直到我方联结官前往质询,印方这才派出一名叫钱克拉的少校出头应对。好面子的印军军官,竟然以“印度人固然要以新德里时间为准”这样的来由来为本身的失信开脱。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在清点完24具尸体、1挺轻机枪、9支冲锋枪、16支步枪,以及一堆头盔、水壶、弹药包、大衣后,这个钱克拉少校先是捏词没带笔,不想在交接单上留下陈迹。接着又想用铅笔具名,企图蒙混过关。在被我方一一戳穿后,末了才无奈地在交接单上用水笔签下了本身的大名。整个过程,被中方摄影机纪录在案。交接现场照片及钱克拉署名的交接单,过后都刊载在《人民日报》上,令印度颜面尽失。

不过,印军在领回尸体后,很快便企图在舆论上打“翻身仗”。他们声称,英勇的印度陆军以88死,162伤的代价,让“入侵”的中国部队遭受了340人殒命、450人负伤的惨重代价。稍有头脑的人都会想到,既然击退了中方的“入侵”,又打得我军云云狼狈万状,那么战场照片、俘虏、缉获总该是有的吧?可是,几十年已往了,印方始终拿不出这些证据。不过,这并不妨碍那些永远是“选择性信赖”的人们沉浸在“胜利”的高兴中。

1967年乃堆拉,班长一脚踢翻印军少校,印军开枪打死我连长

实际上,中方的伤亡一直是公开透明的。9月11日至14日,我军共断送7位干部,25位兵士。尚有17位干部、74位兵士负伤,且绝大多数伤亡发生在炮战中。而入侵印军除了在11日当天被我军前沿观察哨数出57具尸体外(此中24具遗弃在我国境内,迟至16日才被印军领回),别的还通过无线电监听,获知印军在炮击中总计有550人伤亡。这个数据经过差别渠道情报泉源证实后,上报给了北京。因此在11师师史中,1967年乃堆拉山口之战印军伤亡总数,确定为607人。

【深耕战役史,弘扬正能量,兵说欢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复】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843942359344873996/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