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漫忆

[复制链接]
资讯发布 发表于 2020-5-6 09: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童年--漫忆

文/钱路红

那天晚上,有人在朋侪圈里分享了成方圆吉它弹唱的《童年》,不由得点开,熟悉的旋律,如丝般游离在我的感观深处,仿佛成了岁月的回声,心也随之静了下来,缓缓地,缓缓地……

那一刹时,云海浮动,我仿佛闻声一声鸟啼划破两岸静寂,湿润的河风迎面而来,梧桐树随风摇曳,花瓣飘飞,暗香袭来。

又一刹时,晨曦初露,我赫然望见一大片霞光铺天盖地而来,洒在屋顶上、窗格上,也涂满了整个后巷和老屋楼阁。

好像同时,父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该起床了,否则你上学要迟到了。”恍惚间,他拉开帘帐,俯身揉揉我的头发,“唉呀,你快点起来,听到了没有……”他虽然叹了一口气,但我能分辨出他语气里的溺爱,又带着笑意。

那是我五岁的时间。我的记事之初。

童年--漫忆

(1)

儿时的我,尽管敏感多疑,但不失童趣,也总爱幻想。这,大约是每个孩子的天性。

上幼儿园时,教室在村里的晒场旁边,低矮的土箕房屋,房屋背后长满开黄花的野草。晒场和房屋周围那一带便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跳皮筋、踢毽子、丢手帕、捉迷藏、老鹰捉小鸡……各种游戏,各种兴趣,追逐嬉闹声打搅了小村的谧静。

晒场正前方是一片片豆腐块般的水田,还有一个很大的池塘,路两边是一丛丛树木,隐隐可闻鸟声。树下开满一丛丛小花,摇曳生辉。树丛背后,是一间间乡舍。“林莺啼到无声处,青草池塘独听蛙”,仿佛一错神,耳边就传来一阵轻轻的低鸣声,绿树、池水和天空也十全十美了。

犹记得教室背后靠一个斜坡处,有一块很大的方形石磨,高于路面一米左右,石磨中间是一个小盆样大小的洞,深不见底,幽深黑暗。对着洞口高声喊,能听到隐隐的回声。扔个石头下去,却半天不见覆信,让人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恐惊感,也不免想到一些古怪的传说。

有一次,课间休息,几个小伙伴又跑到那里。彼时,阳光正好,暖暖的,但朝谁人洞口看时,仍是一望无尽的黑暗。我刚要转身,大伙便突然一哄而散了。我也狼狈地飞快跑开,畏惧从谁人洞口冒出一个妖魔鬼怪来,不敢转头。

小学一至三年级,也是在村里读的,教室是原来某个大户人家的房屋改建的,与家隔着一条公路,但也不过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

教室表面是一株株高大的松柏,一到春天就落满了鸟雀。透过树影,可见几户农舍,鸡犬之声相闻。教室背后是一道长长的围墙,墙沿下的小花,兀自悄悄地开着。新绿衬映下,泛着点点光泽。静谧、安祥,一如憧憬。

绕过围墙,就是大片山地,植物繁茂,野花各处,颜色深浅不一。田间地头,隐隐可见人影浮动。“门外无人问落花,绿阴冉冉遍天涯”,恰然其境。

远处,是连绵的山影横过田野,仿佛没有尽头。天地广阔,叫人叹为观止。于是,不免想到歌词里那句“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太阳总下到山的那一边,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当时间,最大的兴趣就是放学后,几个小伙伴相约到后山上采花摘果,捡农人散落在地头的芋头,或仅仅只为跑到无人的田野处游荡一会儿。笑声散落在阳光里,又随风而逝。

最为难忘的,是夏日的薄暮,跟着父亲到后山割燕麦返来喂兔子。夕阳如水,染红了天空。风吹麦浪,如波涛涌动。一如梦里的光景,幻想中的天堂。远眺隐于半山腰一片密林中的军用雷达站,夕光透过枝叶洒下斑驳光影,让人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尽管几十年过去了,谁人地方依然神秘,也依然不敢靠近。但漫山遍野的晚霞,却成为记忆中最美的点缀。

童年--漫忆

(2)

待上四年级的时间,学校在离家七八公里外的村公所附近,步行需要三十分钟左右。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很少走公路,而是沿着河边一条田间小路去上学。田埂上长满了青草,蓬勃如初,又肆意任性。当时的河水极为清亮,在阳光下闪烁金光。一阵风过,发出浅淡的声音,柔和之至。树丛中啁啾的鸟鸣,如泣如诉,令人的性情也变得温和。

清早,奔走在野径上,待跨过一条长长的水渠,穿过一片梨园,走到通往学校的大路上时,露水早已打湿了裤腿。刘海和衣袖上也沾着微小水珠,似花非花,似雾非雾。

下午,顶着阳光一路走来,不多时,衣服领口便冒出一股热腾腾的汗味,额前、两条手臂上也有隐隐的汗迹,空气中充斥着阳光热烈的气味。各人却不以为意,笑闹仍旧。

薄暮,霞光如水,飞虫绕身。一阵风过,飞花如絮。我们不管掉臂地脱了鞋子,把脚伸进水里,甚是清冷惬意。有时间,会在河边浅滩处玩耍好一会儿,方才慢悠悠地回家。

而到了晚上,下了晚自习,我们再也不敢从小路返回,而是穿过村镇,拐入公路,迎着朦胧的夜色回家。星光闪烁,晚风清冷如许,房屋树木若隐若现,甚是美好。

当时间,可以用雨雾般的想象,调和周末或是假期生存的枯燥。清风可以将幼年的哀愁一丝丝吹散,飘落于稻谷瓜果的香醇之中。

一切都刚刚好。

一切都青葱欲滴。

一切,也都和歌里唱的千篇同等,“哦,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

学校后面,是一户户人家。从窗口望出去,就看到一排房屋的后窗格,房檐下的石缝间长出一些小草小花,静默在绵绵细雨中。再举目,便可看到那条通往村外的小道,孤独地蜿蜒而去。视线尽头,是一道长长的拱形水渠,周围也是一派繁茂之景,衬着蓝天白云,小桥流水,以及绿油油的稻田,尚有一番韵味。

一花一世界,一岁一枯荣。

如月景,不可言。惟会心者知之。

清早,朗朗读书声从窗外飞出,如玉珠般四散开来。一天,又一天,堆积成一卷底片,成为时间的遗产,永存于心。

记得上天然课,老师让我们背诵《二十四节气歌》:“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暮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读读背背,背背读读,我总也不解其意,感觉朦朦胧胧的。至到上了初中,我才透彻地理解了诗词中蕴含的意义。

如今想来,真是有点惭愧。

读五年级时,有一次,老师以《我的故乡》为题写作文。记得一个女生这样写:“我的故乡在盘江河南岸,大桥横跨河面,与老河交汇。两岸的树木,险些四序如一。两岸的飞花,险些四序常红。”当时,老师拍岸叫绝,然后重新朗读了一遍,让我们体会那些巧妙的修辞。末了,又鼓励她多看书、多思考,夺取未来当一名作家。

那年六一儿童节,我们班选送了歌舞表演《让我们荡起双浆》,谁人女生当领舞者。记得那天,她妆色明艳,眼眸清亮,裙摆飞扬,如花丛中飞舞的蝴蝶,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我看着她,心生羡慕。她不仅学习好,样貌也好,性格沉静,还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在当时,像她这种才艺双全的人,实属很少。

而在好多年后,听一个朋侪说,她没有朝艺术方面发展,而是服从家人的发起当了一名医生。

不知怎地,我内心竟有些唏嘘。

童年--漫忆

(3)

上了中学之后,童趣渐渐消散了。仿佛一朵花轮回的时间,见证了雪白干净的光阴,末了变成一片叶子,旋转、飞扬,随风入画。

但那一刻,如午夜梦回,一些细节碎片散落在绵密潮湿的夜空里,剩下的,只是时光飞逝的感伤。目光所及,仍是雾一般的夜色,无边无际。那种往事不可追的怅然,还有真实的遗憾和孤独,令人不由得潸然而下。

朦胧中,我又想到了某些遥远的下午,也想到了好久好久从前的事变,还想到了吹着风,百无聊赖地坐在岸边,看平静的河水,看湛蓝的天空和棉格式的云彩。柳絮如丝,漫天而舞。一只鸟从树上冲下来,就落在我旁边,悄悄地望着我。

这一望,格式光阴就没了……

我想,大概有许多人,在听到这首歌后,也会不由得陷入回忆。曲毕,如梦初醒,又回到实际中来。只是,梦还没有褪尽,化作无尽惆怅融进了窗外的黑暗中。

愣怔间,《童年》的旋律再次响起,循环播放,跨越了时间,又渐渐趋缓,轻若游丝,末了归于平静。

青春的退却,不过也像这首歌,一点一点磨平了棱角,又一点一点腐蚀了梦想。然后,再从尘埃里开出花来,点缀平凡的生存,慰藉孤独的生命。

所幸,笑闹声,欢呼声,鸟啼声,微微风声,潺潺水声,朗朗书声……是童年期间的主题。

那一瞬,我仿佛看到两个影子,一个是儿时的本身,站在漫漫雨雾中对着天空遥想未来。一个是如今的本身,站在窗檐下对着夕光沉思往事。

时间在流,人也在走。岁月至此,一切无可挽回。

彼时,窗外的灯火,像梦一样铺陈在近处的草木上,叶片上有光影浮动。一如往昔。

怅然间,夜已到临,苍穹是一帘幽蓝的帷幕。之后不久,风声垂垂地隐去,记忆的风景也寂静而逝了。

童年--漫忆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823329723066614287/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