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长两小时,拍摄却两年,当年武林高手聚会拍《少林寺》艰辛过程

[复制链接]
资讯发布 发表于 2020-5-5 17: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年前,经国家答应,香港凤凰、长城、新联三家影戏公司决定连合拍摄《少林寺》。在导演张鑫炎统帅下,影片一举乐成,惊动了中外功夫片影坛,沉醉了亿万观众。可是,观众可曾知道,当年参加拍摄的我国武林精英此中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

1980年8月,国家体委一纸令下,我国武林界“十八精英”相继到达郑州市“中州宾馆”聚集待命。待各路人马聚齐后,立即开拔到中牟县某部营房举行集训。此中,有北京武术队蝉联五届天下冠军的李连杰;山东醉剑、双手剑王于承惠,螳螂拳王于海,剑术冠军王常凯,枪术绳标冠军刘怀良,

金刀醉棍孙建魁;浙江秃头鹰爪计春华、猴棍地躺南拳三绝胡坚强;陕西翻子、八极传人马贤达;河南豫剧刀马旦新秀丁岚;另有广西、湖南、陕西等地武术新秀多少,总数为18人,号称“十八罗汉”。

在中牟集训二十多天。每天举行骑马和专项技能、素质练习;观摩港台武打录相片;学习脚本;听导演分析解剖剧情,相识拍摄意图。在此基础上,根据各人所扮演的脚色及剧中情节、演员善于,举行集体与个人武感动作计划编排。

然后便是演练、录相、改正、定形。于是,导演便举行分镜头处理惩罚,作好拍摄准备。拍摄时,再根据园地、演员演出环境及导演灵感作因地制宜的调整。正在集训时,廖承志副委员长托国务院港澳办沈荣同志来看望剧组全体同志,并转达了他的盼望:此片要拍好,拍乐成。剧中的一些紧张汗青原形,提法上要重新考察。

参加拍片的每一个人,虽然是武术界“老兵”,但对影戏来说,又都是新兵。但大家都非常投入,把此片的拍摄当作向全世界先容中华武术的紧张使命来完成,由此而不吝倾注本身的智慧、汗水和心血,纷纷拿出浑身的解数,付出常人无法明白的辛勤劳动。

这是一部武打片,立刻功夫许多。要拍好此片,首先必须学会骑马。  在兵营里,演员们骑的马,是部队拉装备用的,共有十几匹。老实顺从的马不愿跑,肯跑的马又顺从不住。这些在大巨细小武术赛场上龙马精神的冠军亚军们,一个个被马折腾得呼天撞地,哭笑不得。

先是扮演牧羊女的靓女丁岚从马背上摔下来,将一张白净净的面庞擦去一块皮。直到拍牧羊女给父亲上坟那场戏时,她脸上还留下明显的痕迹,化装师都没法弥补。面庞是姑娘的资源,别说她本身有多伤心,连“十八罗汉”其他武打演员看了也一个个叹惜不已。

厥后,扮演师父的山东螳螂拳王于海又遭“马难”。他骑的那匹马,拼命往树林中钻,于海怎么也指挥不了,眼看脑袋就要撞到树干上了,于海灵敏地伸出左手往树干上一挡,一个抢背从马背上跳下站到了地上,只听见咔嚓一声响,左前臂尺骨骨折,绷带捆了个多月。

接着,扮演王仁则的于承惠也从马背上摔下来,左肩着地,肩关节脱臼,也吊起了绷带。  险些全部骑马的武打演员,都有从立刻摔下来的记录。摔下来,又骑上去。末了,这些马大概也被武打演员们坚持不懈的精神感化了,老老实实听从指挥。观众们是不会知道的,在《少林寺》影戏里骑在立刻冲锋险阵,威风八面的演员们,在拍戏前,一个个都是十足的“马盲”,一上马背便胆颤心惊。待片子拍完后,他们便也成为骑术很帅的骑士了。

学会了骑马,并非万事大吉的了。拍武打镜头,并非像练习套路那样只要有体力有速率就行。每组镜头,都要选择许多镜位角度,全景、中景、近景、特写、绝技处理惩罚,每每要拍好几次。一个镜头,有的要拍上数十个ANG(报废镜头)后才乐成。

演员们一个个累得筋疲力尽,伸开嘴巴喘粗气。加之大家是第一次拍影戏,控制能力和间隔感差,不大会作反应动作,不会作戏,只会死打硬挡,花的功夫更多了。尽管练武之人身材较能抗打,但那一拳一脚扎踏实实地打在皮肉气血躯体上,并非常人可以蒙受。有些动作踢打在腹部胸部,酸苦的胃酸苦胆水直往上冒,鼻涕、眼泪一块流,并不显得潇洒。

参加拍摄的武打演员一共是“十八罗汉”,既要演十三棍僧又要演王兵猛将。剃个光头变成沙弥和尚,戴上头套便成了王将民侠。三招两式一下子“死”在沙岸上,一下子又“死”在沼泽中,死去活来,也不知“循环”过多少次。反正是导演让你死便死,让你活立即就活。“死”多久,“活”多长,全凭导演说了算。

迎救李世民,芦苇荡里生死鏖战;进剿少林寺,王仁则血洗古刹;匡扶公理,黄河滨决斗歼敌,这三场重头武术戏,从早到晚,打得昏入夜地,演员们累得精疲力竭,受伤无数。觉远(李连杰饰)与王仁则(于承惠饰)在黄河帆船上的对打,既惊心动魄,又非常伤害。

当时正值隆冬十二月,地上结了霜,两人在帆船上一阵激烈的过招打斗之后,演觉远的李连杰腾空跳起,一个空中转身后蹬踹腿,把演王仁则的于承惠踹下黄河,本身跟着跳进水中,在滚滚黄河中作殊死拚斗。这个镜头拍了两次才乐成,冻得两人嘴唇乌紫,全身发抖。大家赶忙用军大衣将他俩裹起来,拿白酒往他们口里灌。

李连杰是《少林寺》的主角,堪称明星了,但他也不光是只演觉远一个脚色,有使命照样得上。有一次在嵩山中岳庙一场武打戏,根本上拍完了,另有一个棍僧用长枪投杀王将的镜头没有拍。第二天,演王将的汪国义病了,于是由李连杰出马当了“替死”鬼,让演棍僧的湖南蒋洪波一枪投中,“死”于非命。

尽管武打是练武之人的专长,但大家总希望拍点文戏。演文戏不如武戏那样辛苦,而且正面形象比较多,家乡人、同事、朋友容易认出来,本身也好“流芳百世”,有满意感。而武戏呢?拍摄时反复多次,累得要死,又打得要死,又没有几个特写近镜头。可是,拍文戏要学会许多演出艺术,并非一日之功。大家对着镜头,一副不自然相。

要不是忘了台词,要不一开口便是满口的地方特色的“塑料包装”的普通话,洋相百出。但大家照旧宁可拍文戏而不想在武戏中出风头。当然,这也由不得你本身。既然导演操纵了你的“生死”,又怎能由本身选择“文武”呢!

金秋十月,剧组移师到了登封县。随行的另有日本“少林寺拳法同盟”的七段高手山崎博通、作山永吉等四位友人。他们是参加“王仁则进剿少林寺”在山门的一场武打戏。  “少林功夫名天下,天下功夫出少林”,这是清代名著《坚瓠集》里的一句名言。《少林寺》编剧之一的薛后老师在《少林寺搜秘》一文中载道:在传说中,另有一个叫陈元贇的武师,赴日本求兵反清不遂,

寓居日本,给日本人传授少林拳法,而被称为今日空手道、合气道、柔道之始祖。又一说,中国武术传入琉球称为唐手,后来分演成首里手、那霸手,成为空手道的两个支流。南传到泰国,成为举世知名的威猛拳国拳。北传朝鲜,初称花郎道,后发展成为震惊世界的跆拳道。

在少林寺里,有座碑林,竖立有唐宋以来的石刻五十余座,例如唐太宗“赐少林寺教碑”、宋代书法名家黄庭坚、苏轼的“画梅碑”、“三赞碑”、书法家米芾的“第一山”刻石、北宋蔡京“面壁之塔”、元代赵孟頫页的“福裕碑”、清乾隆帝的“御碑”等等。  在众多汗青悠久的碑刻丛中,有一块两米多高的花岗石新碑引人注目,上刻“宗道臣大和尚归山纪念碑”。同来的日本朋友纷纷朝石碑合什祷告,顶礼敬拜。

日本侵华战争中,宗道臣随部驻在登封县。他对少林寺白衣殿四壁的少林功夫画产生了浓厚兴趣,很佩服少林功夫,便时常向少林寺和尚讨学武功。他回日本后,根据所学及壁画上的武术招式,悟创出三法52条共600多个武术技法动作,接着便著书立说,开馆授徒,建立了日本“少林寺拳法同盟”,有800多个分馆分布日本各地,门徒一百万余众。

他不停提示门徒:“日本少林拳法的始祖是中国少林寺。”他在到少林寺立下归山碑完成夙愿后返国不久,就“归仙”了。他的女儿宗由贵小姐接掌流派。当得悉拍摄《少林寺》巨片之讯时,即派出几名高手前往参加少林寺实景实拍,便是出于敬仰根基,体现本身是少林承脉的缘故原由。

宗道臣当年为之倾倒的白衣殿壁画,如今依然完好。  白衣殿内,四壁都是壁画。一面是许多和尚在练拳术、对搏;另一面绘画着和尚在练刀枪剑戟。人物宛在目前,那动感姿态,无不展示着武术手眼身法步、精神力气功之精髓。白衣殿的后壁是纪事壁画,刻画着十三棍僧救唐王故事,影戏《少林寺》便是根据这个汗青故事编撰的。

故事中的重要人物——昙宗等十三棍僧,被后众人推崇为少林武术的“宗师”。在此故事发生之前,未闻有关于少林武功的故事。由于他们,少林寺才开创公开练武新局面。少林寺“千佛殿”四壁,绘有500罗汉,形态各具特色,造形迥异。铺有四方砖头的地面,明显地留有48个陷坑,分列4排,听说是少林武僧练“金刚捣杵”桩功时留下的。影戏《少林寺》中师父带领众棍僧苦练少林拳术便以此为实景。

《少林寺》影戏局面壮观雄伟,而实际上只在少林寺选了4个场景拍摄,即塔林、千佛殿、山门,另一处是在寺院外的一块空隙,买了几百斤白菜移栽其上,少林众棍僧捉蛤蟆给觉远补身疗伤被师父发现而谎称在练蛤蟆功之戏,便是在此地拍摄的。

有着一千多年汗青的中国第一名刹少林寺,其周围如今高楼林立,游人如织,少林拳馆数不胜数,每年有数千人从各地慕名前往习武。这里正成为宗教胜地、武林胜地和国际旅游胜地。然而,在拍摄《少林寺》影片时,这里却是一片荒凉,门庭荒凉,游人无几。仅有几名和尚,除一个跛腿僧会比划几个武术动作外,无一个会武功的。面临千年古刹武林圣地的云云凋零,简直令“少林”后人武术同仁们不胜唏嘘!

《少林寺》影戏在银幕上不外两个来小时,可拍摄却花了两年时间,辗转8个地方,才完成拍摄使命。  先是中牟县集练习兵,接着到巩县拍芦苇荡生死鏖战;三进三出嵩山少林寺;二到黄河开封龙廷;两出洛阳龙门石窟;南下杭州灵隐寺拍大雄宝殿;黄龙洞竹林吃狗肉;岳飞祠练少林棍;柳浪闻莺众和尚练十八般武艺。

春节,几名主角在香港清水湾片厂拍完内景,全班人马开到天台山国清寺安营扎寨,一边学佛教礼仪,一边拍天台瀑布觉远葬狗、烤狗、吃狗肉那台戏。在国清寺与和尚相伴月余,住在沙弥的竹板床上,旦夕闻晨钟暮鼓,早晚听诵经念佛,真真地体验了出家人清心寡欲的生存。

国清寺里有些七八岁十来岁的小和尚,在寺里到处玩耍,拿着塑料水枪时时干仗、捉迷藏,童趣未泯。看着他们跟在老和尚后面念经时,眼睛滴溜溜到处瞅,口中念念有词,真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有感于此,便想起他们本是读书郎的年事,父母怎么会舍得让本身的心头肉出家到五行之外呢?定故意事吧!在国清寺里,大家学会了不少佛教礼仪,倒是难过的增长知识的机会。

在国清寺拍完了觉远受戒出家、牧羊女白无瑕含泪告别、李世民稿劳封赏这三场戏后,此片方告完成。  后来,有人统计过,《少林寺》影片上映,观众竟达数亿人次。有些观众一连观看十余遍,许多大中都会影院放映《少林寺》影片长达半个月,在国内的映播费超过一亿人民币。少林寺成为家喻户晓的武林圣地,李连杰成为亿万青少年崇拜的偶像,天下各地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武术热……。

可是,谁人知道,当时这些武林闻名人士拍摄《少林寺》时,每天的补贴费仅一元钱,每月付给本单元的报答仅800元港币,按当时比价不外200元人民币。李连杰也同大家一样,并没有特别照顾之处,到影片拍完时,他仅只分了630元港币的“红包”。如今想起来,真可谓不能明白的了!(转自故园怀旧论坛)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823166800537059844/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