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老物件在,至少还有个念想,等老物件消失殆尽,家就只是个概念

[复制链接]
资讯发布 发表于 2020-5-5 16: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远村行走》出版后,媒体记者采访或做讲座时,我被问到过:秦岭山村的未来在哪里?这一个图集里,专业行走就带着各人,去看看这些老房子最后的运气。安沟最后几户人家,就在半山腰上,那里其实距离山顶已经不远了。蹊径已经与水泉沟的路合二为一,新近开挖过,可以或许行驶大一点的车。

老房子跟前,一坡的油菜花,悄悄地绽放在春天里。这油菜花,既像是有人特意种下的,也像是自由生长出来的。它们散发着浓厚醉人的香味,花上蜂飞蝶舞。新修的这条蹊径,越往上越窄,直到与院子融为一体。这里有连续排老房子,第一栋老房子的墙,甚至还刷了白灰,虽然这里已是人去房空。

紧挨着的别的几栋老房子,就没有第一栋那么荣幸了。屋檐下已经被杂物堆满,假如不细致去看,根本察觉不到这里曾有一级台阶。油菜花虽然仍旧灿烂,但显着多了一份悲凉。许多年前,这里无疑也住着一户人家,每天清早和傍晚,这里也肯定炊烟袅袅。只是如今,人走了,这房子已快撑不住了。

换了一个角度望已往,别的一栋房子已经完全垮塌,只剩下半截泥巴墙,像是在诉说这里的故事。老房子消失了,最终只在原地剩下一堆泥土。一户人家曾经在此生存过的迹痕被磨掉了,今后再无人知晓这里有过的欢悦。山村有没有未来?连老房子都倒掉了,山村能有什么未来呀?山村恐怕只在人们心中永存。

老房子倒塌之后,主人把能用的木料门窗,重新归拢了一下,在附近暂时搭建了一个窝棚。这个窝棚很小,附近漏风,自然是不能住人的,大概只是堆放一些杂物,大概主人回来劳动时,偶然歇歇脚,在内里凑合着做点吃的吧。人搬走了,老房子倒塌了,但地皮带不走,地里的庄稼、山坡上种的药材也带不走。

门还是老房子的门,直接卸下来继续使用,但窝棚已经没了窗户,其实它也不必要窗户。能用的东西都顺墙根放着,拖鞋、袋子、小板凳,一样都不少。有如许的老物件存在,对于这个家来说,至少还有个念想,等这些老物件最终消失殆尽的时候,家就只是人们记忆中的一个概念了,看不见,闻不到,更摸不着、。

客岁过年时,还曾有人在此烧火酿酒。酿酒剩下的甜高粱残渣还在,柴禾燃烧之后没有烧尽的木炭还在,用石块搭建的土灶还没有倒掉,灶里伸出去的半截烟囱还斜靠在山坡上。对于许多人来说,生存不止面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对于秦岭商洛山中人来说,诗和远方其实也比得上本身酿的酒。

老房子倒塌之后的那堆残壁断垣里,放着一块圆形的青石。这青石直径约有一米,我走上前往搬了搬,没想到很沉很沉,怕是有上百斤重,一个人绝对无人移动,这应该就属于一户人家搬不走的那种物件。我没在秦岭山中生存过,不知道如许的石块能有何用,难道是用来盖酿酒桶的盖子?亦或是打土豆糍粑的台子?

院子前面还种了一排杨树,整整齐齐,一溜烟排开,大约有十七根,都已经长到了成年人大腿般粗细。这些树的这种长法,不大概是自然生长出来的,肯定是被人刻意种下的。种植的时间,大概就是这些老房子被建成的时间。从树的巨细判定,这些老房子已经有四五十年汗青了,它们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修建。

院子里还有一个半人高的石臼,但已经被人推倒在地。这个石臼的臼窝子非常齐备,显得浑圆肥胖。在没有电的期间,石臼是每户人家生存的必须品。甚至可以说,有石臼和水井的地方,就有人定居。对于许多老一辈的人来说,石臼代表着那些山村生存的记忆,更代表着祖先们曾经有过的生存方式。

大概,只有停靠在杂物堆前的这一辆农用三轮车,还证明着这里是一处有主之地。只是不知道,当主人开着这辆三轮车,回到这栋倒塌的老房子跟前时,他的心田会有怎样的想法?本组图片拍摄于2020年3月22日,地址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色河铺镇陆家湾村安沟。喜欢秦岭图文,请转发、收藏、评论,欢迎关注“专业行走”。


来源:https://www.toutiao.com/a6815485262349468163/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